最难忘,大宁河上柳叶舟

时间:2019-05-07 10:07       来源: 腾达油漆有限公司

船头尖尖,船尾尖尖,漂泊在清澈见底的大宁河,恰似一片柳叶。

船头一只长橹,船尾一只长橹,柳叶在激流中跳荡。前橹把向,后橹作梢,纵是回漩险滩、急湾河道,前后两位船工也能从容不迫,默契配合,化险为夷。

试想,坐这样的柳叶舟,能不感到新奇惬意么?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赴三峡库区考察文物古迹淹没情况,曾在巫山县城租用柳叶舟,沿大宁河北上巫溪,领略过宁河七峡的绝妙风光,并亲自清点过沿岸悬崖上雕凿的六千多个古栈道石孔哩。乘坐无机动力牵引的柳叶舟,从巫山至巫溪,单向行程240里,且又是逆水行舟,三名船工从早到晚不是下水推船,便是向前拉纤,一路折腾不止。幸是夏天,船工光着脊背穿条花裤衩(以往是一丝不挂),倒不碍事。若是冬春,水冷刺骨,他们可就惨了。

柳叶舟上行,船工着实辛苦。那次从早到晚两头摸黑的旅行,真切清晰地留在脑海,宛若昨日。蜿蜒曲折的大宁河,瑰丽多姿,两岸奇峰璧立,层峦迭嶂,秀色可餐。眼看累了,脖子仰久了,我和同伴也乐与船工为伍,或下来拉纤,或帮忙撑篙,却充其量不过是猎奇或者帮倒忙。

柳叶舟下行则是惊心动魄的历险了。大宁河峡谷河弯多,河床变动大,因河势变化而形成的深潭和落差较大的险滩也多。飞流直下,正惬意时,前方突遇弯道,眼见着躲闪不及要触礁了,可一双铁臂挥舞着的长橹不早不晚点在礁石上,小船便箭似地折过滩头,随着激流奔腾而去,你一颗悬浮的心瞬间落下,几多感慨欲说还休?!

一只柳叶舟,便是一部传奇。遗憾的是,那些年月,景在深山不未知,大宁河流淌的唯有贫困……

如今不同了。伴随三峡工程的兴建,三峡旅游升温,大宁河的小三峡已游船如织、游客如云。每天进出小三峡的游船统一装扮,统一舱位且动力牵引,游客们大半天即可往返其间,觉快捷便当得多了。

但枯坐在船舱里不得动弹,既无拉纤之奇亦无推舟之乐,甚至连独具风味的柳叶舟也鲜有所见,这种旅行,岂不短少了许多情趣?愈是古老的东西,愈是珍贵;愈是独特的东西,愈有开发前景和存在价值。幽静秀丽的大宁河,旅游资源得天独厚,造型优美且古色古香的柳叶舟,是神奇大宁河旅游线上的绝妙风景,焉能舍弃?依我看来,舍弃柳叶舟,代之以目今浅仓平底的“方舟”,主事者非是不懂得大宁河之个性,亦属贪图眼前利益的“近视眼”。

柳叶舟是大宁河的“专利”。没了柳叶舟的大宁河,那些急流和险滩便失却了招惹游客的魅力,可有可无了。

哦,柳叶舟,杳然无踪迹,且在梦里寻。有朝一日,但愿你能重现大宁河,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!
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